唐唯实: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PSA-FCA掌门人

(唐唯实)

这项提议因受到法国政府的阻挠而“告吹”。几个月后,PSA与FCA又一同坐上谈判桌,随后迅速签署谅解备忘录。“因为唐唯实在主导这笔交易。”一位法国银行消息人士如此解释交易快速完成的原因。

与此同时,唐唯实也将自己的节俭习惯带到了PSA。他自己,火车从来只坐二等座、飞机大多时候只选择经济舱、出差基本预定一般的商务酒店;于公司而言,他上任后开启精简计划,裁掉超过1万名员工,并关闭了巴黎附近的生产基地。

这时,迪斯也开始重新审视这家汽车集团,他承认:“现在的PSA集团要比以前更可怕了”。

一战成名的经历没有阻止他奔跑的脚步。两年后,唐唯实领导PSA集团以13亿欧元的价格收购欧宝。彼时,欧宝已经在通用手中持续亏损20年之久,累计亏损额200亿美元。PSA的奇迹重演,唐唯实同样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令欧宝“扭亏为盈”。 

收购欧宝后,唐唯实采取行动:减支、降本、砍掉包袱部门。对欧宝的“手起刀落”,一如初次接手年亏50亿欧元的PSA一般的反应迅速。

2014年初,唐唯实成为PSA管理委员会主席,肩负着带领集团走出“持续亏损泥沼”的重任。此前一年(2013年),PSA净亏损23亿欧元,再前一年(2012年),其净亏损突破50亿欧元。      

编辑:张嫣

“这是我们的公司”“成功与否,95%取决于执行力”“首席执行官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

2019上半年PSA全球销量及布局

作者丨张男

在唐唯实的带领下,2016年PSA的全球交付量增长至314.6万辆,实现了2011年以来的最好成绩。但欧洲市场表现不佳,PSA当年在欧销量145万辆,同比下跌0.2%,落后于雷诺的150万辆,只能屈居欧洲第三大汽车制造商。

也许在雷诺数十年“二把手”的工作经历已经让唐唯实厌倦了等待。2019年3月,有知情人士向彭博社透露,唐唯实正在考虑促成PSA与其他车企的合作或合并,以扩大集团在欧洲以外的业务,潜在合作对象包括FCA、捷豹路虎等。 

现年62岁的唐唯实已经习惯于奔跑。1981年,从巴黎中央理工学院机械学专业毕业后,刚刚23岁的他加入雷诺集团,并在此奋斗数十年之久。唐唯实一直很努力,起初他只是雷诺一名普通试驾工程师,经过多类职务历练后,他被外界视为雷诺“二把手”。

2015年创造“PSA奇迹”后,外界开始对这位曾经的“雷诺二把手”给予更多关注。这时唐唯实已经57岁了,近花甲之年。

位于巴黎西郊吕埃尔-马尔迈松(Rueil-Malmaison)新总部的一间办公室,是唐唯实送给自己的唯一一件奢侈品。这里没有陈列任何装饰画或艺术品,只放置了雪铁龙、标致勒芒赛车、欧宝拉力赛车三辆十分之一比例的车模。 

2019年11月,时任法国车企标致雪铁龙集团(PSA)掌门人的唐唯实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不过下一秒他就意识到:“不,千万不要那样做。”他在接受外媒Automotive News Europe访谈中如是说道。

唐唯实坦言,很多人告诫他“风险太大”。但他丝毫不为所动,及任仅半个月,就对外公布“PSA 2014年-2018年中期战略规划”,即从品牌定位、产品规划、全球布局、企业升级改造等四大方面彻底颠覆PSA既成体系与品牌形象。他将此规划命名为“Back in the race(复兴计划)”,期望能借此带领PSA重新出发。

唐唯实清楚,就当时的PSA而言,仅靠自救难以成功,于是他主导了这家公司的资本重组——引入中国东风集团股东。2014年,法国政府与东风分别出资8亿欧元各自认购PSA 14%的股权,集团账上因此多了16亿欧元的资金。凭借这项举措,PSA不仅缓解了资金问题,还得以进入欧洲外的中国市场。

这最后也确实成为了唐唯实职业生涯的另一大挑战,所幸,他交出了满意的答卷。狮子座的他对执行力的重要性深以为然,在工作时,他会反复强调:“成功与否,5%取决于战略,95%取决于执行力。”

该不该停下来放松一下?

解决完团队人员架构问题后,唐唯实又向具体业务部门“下手”了。他在PSA为欧宝建立联合采购业务,使欧宝的固定采购成本降低17%,同时削减2500万美元的广告投放预算,其投放成本直接下降了39%。此外,他还让欧宝与PSA共享平台和传动系统,以节省研发开支。 

这已经不再是需要努力工作的年纪,但他丝毫没有懈怠。

编辑丨张嫣

PSA与FCA签署谅解备忘录

少年时期,唐唯实梦想成为一名赛车手,但他很快发现自己并没有太多赛车手天赋,转而选择成为一名工程师。即便如此,他每年仍有近一半的周末时光是在赛车道上度过的,参加超过500场的车赛。 

这位在法国生活多年的葡萄牙人看起来像一位温文尔雅的绅士,他身材有些瘦削却很硬朗,总是戴着一副眼镜,面露微笑。他并不如外表一般文弱,雷厉风行、追求高效是他留给外界最深的印象。

“这不是我的公司,也不是股东的公司,这是我们的公司。”唐唯实说:“我们应该培育他,以最有效的方式使用公司资源,而不是浪费。” 

唐唯实一次又一次的带给业界惊喜,在他的一手操盘下,PSA转危为安、欧宝转亏为盈,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也因此诞生。业界开始猜测,PSA与FCA合并后,CEO唐唯实能否再次挥舞“手中的魔法棒”,成为阿尔法·罗密欧品牌的救世主。

在雷诺集团工作数十年之久,头脑聪明、业绩出色的唐唯实本有可能成为雷诺领导者。但自1996年戈恩从米其林“空降”至雷诺(任副总裁)后,唐唯实就一直屈居于前者之下,一度被外界视为“雷诺二把手”、“戈恩接班人”。 

但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欧宝自1999年就开始亏损,在当时长达20年的亏损生涯中已经亏掉了近200亿美元。

首先是调整管理团队和人员架构。唐唯实选择发放“快速奖金”,这种“离职越快、拿得越多”的激励方式,促进大批高管“自愿离职”;员工方面,他在PSA和欧宝工厂之间发动员工之间的相互竞争,用这种类似于“末位淘汰制”的方式,削减工人数量、降低成本。

用“烂摊子”形容当时的PSA也不为过。欧债危机、巨额负债、销量下滑,内外交困下,PSA濒临破产。有媒体报道称,那时PSA月亏2.5亿欧元,平均每两分钟就能亏掉1万欧元。 

对于欧宝某些如租赁部始终未实现盈利的业务,唐唯实选择直接砍掉。当时欧宝在租赁市场的大量投放除了换来相对好看的销量数字外,对品牌毫无益处,唐唯实毅然决定放弃租赁市场,让欧宝全力攻克个人消费市场,以阵痛换取更远的未来。

依靠这种方式,PSA在唐唯实上任的第二年就“扭亏为赢”,其2015年的自由现金流达到38亿欧元,经营利润率5%,提前实现了“2017年前20亿欧元的自由现金流、2023年前5%经营利润率”的复兴计划。

赛车不仅充实着唐唯实的生活,也在改变着他的性格,或者说,他骨子里的个性本就如职业赛车手一般:追求极速、渴望胜利。海德思哲巴黎合伙人弗洛里安·德勒格(Florian Delegue)评价他为“一个能够控制自己、管理压力、从错误中汲取教训、总是试图突破极限的人”。

2012-2018年PSA集团财务状况(亿欧元)

距离那次访谈仅一个月,唐唯实又多了一个新身份——PSA-FCA(标致雪铁龙-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CEO。很难想象,这个被外界称为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的新联盟几乎是他以一己之力促成的。2019年3月,唐唯实就曾主导PSA主动与FCA接洽,想和后者一起冲击“千万辆”俱乐部,无奈遭到拒绝——FCA将橄榄枝抛向了唐唯实的老东家雷诺集团。

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后,欧宝在PSA收购第二年的净利润达到9.79亿美元,实现了过去20年中的首次盈利,轰动业界。

在外界看来,这可以称之为是唐唯实的高光时刻了。但他本人很平静,面对外媒Automotive News Europe“您将如何使用这种权力”的提问,他淡淡地说:“首席执行官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利用这个工具促进或改变事情的发生”,他依旧把关注点放在新集团的业务层面,“对所有人来说,成功意味着几年之后没有人还记得是谁任命了这些领导层,而是看到新公司各个方面的繁荣。” 

凭借在美的优势地位,FCA成为PSA的“优质合作对象”。在说服法国标致家族(Peugeot)和意大利阿涅利家族(Agnelli)后,2019年12月18日,唐唯实微笑看着两家汽车集团签署具有约束力的合并协议,并出任新集团的首席执行官,任期五年,成为董事会的第11位成员。

唐唯实

即便业务向好,但PSA仍无法进入全球头部车企战队,其80%的销量都在欧洲市场。欧洲之外,还有广阔的北美、亚洲等市场等待PSA开拓。与此同时,销量增长见顶、面临新四化变革的背景下,汽车制造商承压增大,营收降低的同时还需要为新技术的研发投入资金。车企结盟已经成为新趋势。 

好胜的唐唯实不甘心。他们年纪相仿,名字中碰巧都带有“卡洛斯”一词,但二十多年来一直保持着上下级关系。唐唯实自认能力出众,渴望掌管一家全球化汽车制造商。彼时,他已经在雷诺等待三十年了,55岁的他不想只是单纯等待另一位“卡洛斯”隐退而毫无作为了。 

唐唯实的野心不止于此,大器晚成的他期望在最短时间内达成更多成就。

唐唯实接管前,PSA“深陷亏损泥沼”,公司年度净亏损一度超过50亿欧元。但仅一年后,PSA就在他的领导下“扭亏为盈”——这成为当时PSA近四年内的首次盈利。

如何挽救这种局势?唐唯实将目光投向欧宝。这家通用汽车子公司同期在欧销量114万辆,是欧洲第四大汽车品牌。如果收购欧宝,PSA在欧销量有望达到300万辆,其在欧洲大本营的地位将得以稳固,并对集团全球化战略产生深远影响。

在唐唯实的魔法下,或许未来,这间办公室中还会多出一辆阿尔法·罗密欧的车模。

(PSA与FCA签署谅解备忘录)

美国投行Evercore ISI的分析师阿恩特·埃林霍斯特(Arndt Ellinghorst)惊叹,几乎没人觉得欧宝的颓势能被扭转,但这一魔咒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就被唐唯实和他的管理团队打破了。

他被视为下一个马尔乔内,各大投行分析师都对他给予高度评价。唐唯实手中好似永远握着一支魔法棒,轻轻挥舞之后,就能令企业“起死回生”。PSA如此,欧宝也是如此,PSA与FCA的结盟,更是唐唯实的另一次“施法”。

于PSA而言,重返美国市场似乎是更为重要的战略。自上世纪末在北美销量大幅下滑后,PSA就于1991年选择退出美国。为了重回战场,唐唯实专门制定了从2016年至2026年的规划,预计利用长达十年的时间完成PSA在美国市场的销售目标。           

这样的“烫手山芋”恐怕也只有唐唯实这样极度富有冒险精神的企业家敢接手。2017年,PSA宣布以13亿欧元价格从通用手中收购欧宝,这笔交易当时并不被看好。“会让PSA陷于更加危险的境地。”当时大众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对此评价道。

但他并不甘于只作一名“二把手”,他曾不止一次公开宣称自己有能力也希望掌管一家全球化汽车制造商。于是2014年初,他正式加入PSA,跻身管理委员会成员,开始书写另一段传奇经历。

posted @ 2020-02-01 06:55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3d字谜双彩论坛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