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翁是哪位?合资车企2020年代的灵魂拷问

刚刚跟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的标致雪铁龙,去年在赖以自持的欧洲市场也跌了10%。

虽然,谁都知道长安福特的经销商去年下半年日子没那么难过了,但是杨嵩曝出一个数字的时候,还是让我颇觉得意外。

我希望福特能在未来几年里恢复到应有的状态和规模,用长安福特领导层的话说,重回赛道。福特这样的车企,即便要倾覆,也应该在赛道上。

内部高效化、稳定核心合作伙伴、迅速提升产品竞争力。

如果你现在被清了场,就算再回过神来重整旗鼓,就算你技术产品还不错,这个行情之下,你上哪里去以当年的条件建立动辄千家的经销渠道?

对于这个话题,杨嵩的另一句实话,就显得更加有味道了。

让人在担心他们的同时,也对这家在2019年完成了“更福特,更中国”的初步构建的企业报以期待。

其二,是让利伙伴,先人后己,稳住了伙伴。

另一件跟以销定产的格局息息相关,便是放弃压库,重设厂商政策,保障经销商利益。

在诠释信念这个话题的时候,杨嵩说,信念就是我们要在变化的时代中坚持一些不变的认知。比如第一条,就是来自《塞翁失马》一文中的福祸相依的思路。

我记得在2019年初年会季的时候,聊起未来几年合资企业谁最有机会,我就表达过对福特的看好。

加急引进锐际这款本不会在去年上市的新车,让2020年提前成为福特系的产品大年。长安福特新领导团队四人组,由此对2020年的稳健回暖信心很足。

公司干得好了,思路激进、过于自信、团队腐败、拉帮结派、赏罚不明、人心思散,等等,都可能导致由盈而亏的危险。而公司在困难时期,则通常容易刮骨疗伤,正视问题,统一认识。

便是国外,弄个合并、联盟,得一戈恩般的领袖,整理整理财务,裁汰一些冗员,明确一个方向,也就由衰而盛了。

对于已经遍布全球的跨国车企而言,中国进入存量市场,就意味着他们在全球腾挪的余地都变得极其狭窄了。

二来,在大市走弱的年代,死不了的企业中,跌得早跌得快的企业机会更大。

经历了十五六年躺赢的行情之后,50对50的奇诡模式,滋生出的大企业病,只怕比百年老店和国有车企本身还重。

从某种意义上说,以福特前期对中国市场级别的轻忽、在中国团队构建的低效、与合作伙伴相处政策的短视、产品节奏的混乱等问题,行至今日,恐怕也唯有硬着陆,方推得动有效的重建。

其一,是形成共识,三军用命,提高了效率。

在现在这个当口,如果再像前些年那么松快着干,一旦行差踏错,那就要以失败案例的形式进入商学院教材了。

按照杨嵩的说法,如今不是十五年前,你崩盘了再回来,一切都还来得及。日产便是在一地鸡毛的时候进入了方兴未艾的中国而大获成功。

杨嵩在2020伊始,把福祸相依的命题提出来,自然是为团队灌注信心,同时也是在大舰重启入海之前,提醒福特人,要求稳不求快,保持好二次创业好不容易矫正到位的初心。

如今,被奉为神明的丰田,也有过麻烦缠身的至暗时刻。不可一世的大众在封神前几年还被通用和本田踩在脚下摩擦。福特在断崖下跌之前,有一个翻番增长的高光年景……

如今的福祸相依,只怕对于合资企业而言,多了一些冷酷的意味。

这件事情由浸淫日系车企多年的杨嵩在去年年中提出,到去年年底完全在产销两端协同实现,对于一家传统制造企业而言,是件说得上的大事。

从平台化到流水线的发展,是直到丰田走上历史舞台,用半自动化的精益生产理念,才搭建起了小规模批量的灵活生产模式,给流水线注入了以销定产的基因。

在中国车市最好的时代,合资企业犯一点错误,一时不利,时代的馈赠都不会让他们就此沉沦。只要不是那路作死型企业,及时来一块创口贴,站起来都还是好汉。

但通常,不正常衰败的挽救余地,本就要比诺基亚那样什么都没做错,但就是输了的衰败来得大,因为其中的调整余地肯定很大。

时至今日,这种犯错的余地变小了。市场份额寸土必争,此消彼长,原本不放在眼里的自主品牌也开始贴身较量,让出来的地盘,瞬间就会被蚕食。

不过,这个命题在当下倒是很有推而广之的意义。其实在多数行业里面,各领风骚两三年也都是常态,中外皆然。在中国车市的黄金时代里,也不例外。

福特这次若不是在中国跌得如此之早,如此之快,福特总部又表现出了救死扶伤的足够重视,拖得两年,怎知不会在中国这个大市场铩羽?

很简单,合资汽车企业都是大规模企业,并且都是百年老店和国有车企组合而成的“怪物”。

这样的循环或许会一直继续下去。但是,一句福祸相依却不能涵盖时代变化对企业的所有影响。

以福特的历史底蕴和技术积累,在中国市场能遭遇这么大的危机,不是一个正常现象。

这是一家制造业企业在危机中自救的典型三段论:

其三,是加快了产品技术换代节奏。

事实上,在过去一年,福特也确实展现出了一种在中国二次创业的气质。

【编者按】中国车市已到了寸土必争的紧要关头,合资车企横行天下的好日子不复存在。加之中国车企崛起之时,自主品牌与合资车企必然短兵相接,在品牌与产品力缺一不可的市场竞争中,合资车企该如何自处?

说白了,在市场总体向好的环境下,每家公司都有很多可以调整的余地,无非四个字,兴利除弊而已。

不过,正是因为摆脱了汽车定制化的牢笼,才能获得产业和商业上的双重突破。

一件叫以销定产。

这是一家在过去的三年里,在中国创造了制造业历史上最快跌幅的美系车企。他们办的媒体年会显得特别用力。

一句是说长安福特的。

前几日,胖哥拖着“沉重”的病躯,跑到北京参加了两场福特系的媒体年会,算是病友见面会吧。

杨嵩说:你们就不要追问我们2020年到底会增长多少了,我现在能说的是,经过了2019年,长安福特活了,并且,只要我们按照合理的节奏推进,我们就一定能重回赛道。

这在美国车企的基因里面,一开始就只在小规模海外市场上有。因为亨利·福特本尊首创的T型车平台,在最原初的设计上,就不是一个以销定产的平台。

长安福特在2019年做了很多事情,其中最大的有两件。

从这两件事儿来看,新的福特和长安福特的管理团队,至少在2019年完成了几项关键准备。

而那些积弊已深,但底子厚实,一时未见颓势,也完全下不了手深入改变来应对新环境的合资企业,或许在未来几年里,更要直面祸兮福所依的传统哲学。

但是,合资双方的优势又是很明显的,资源巨大、资金充裕、管理成熟等。而这些优势,在合资企业身上发生作用的前提,或许就是有着死亡威胁的困境。

去年下半年,长安福特经销商中盈利的比例,和2016年产销接近百万的峰值时期是相当的。

热闹便不说了,在一场和长安福特新的领导班子的座谈中,执掌长安福特营销的杨嵩说的几句话倒是颇值得品味。至少我在通常尬聊的年会场合下,没太听过这样的实话。

一来,我觉得他在中国死不了,他和某些同样陷入困境的企业不一样。

文章转载自autocarweekly,作者江小花;由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所以,福特在全球的阵痛,在时间上跟中国市场的走弱一致所形成的共振,对福特的中国路不是一件太坏的事情,用好了便是当头棒喝般的良药。

posted @ 2020-01-31 23:46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3d字谜双彩论坛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